而有些出租车司机挑食

当前位置 :主页 > 羽绒被 >
而有些出租车司机挑食
* 来源 :http://www.7ldc.com * 发表时间 : 2021-01-04 19:54

乘客多公共交通车少,不少市民只好帮衬黑车。记者驻足观察了30分钟,发现十多辆黑车陆续开到此处拉客,不讲价,但可以多人拼车。“去东圃棠下的,30(元)啦。”一名黑车司机高声揽客,两个提包拖箱的小伙子上车后,也帮着司机吆喝:“再上来一个,一起拼啊。”一会儿,一位不愿久等的女孩也上车了,三人合租一辆车离开。

近日,有市民发微博称,深夜12时20分,在体育西路天河城附近路段,他和家人朋友要坐车,看到路边停着不下十辆出租车,有几名司机蜂拥上前讲价,最后竟因“目的地较近”而拒载。“广州市的美好形象,给这些人搞坏了!”这位气愤的市民拍下了拒载出租车车牌号码,“请交委严加监管,给市民一个交代!”

记者于前天晚上11时走访百脑汇门前公交站,发现在这里候车的市民不少,最多的时候上百人,但西往东开来的夜班车却不多,每辆车都几乎爆满,挤不上去的大有人在。一旦看到有空载出租车经过,往往有几个人一窝蜂地冲上去“抢”。而有些出租车司机“挑食”,故意只降前窗,从挤到路上的人们面前缓缓驶过,不停地问路人去哪儿,直到有合适的乘客才招呼上车。

体育西路和岗顶有出租车挑客拒载,夜班公交车僧多粥少,黑车趁机高价揽客

记者在岗顶太平洋电脑城和百脑汇广场前了解到,晚上10:30以后,由于白天公交车收班,夜班车较少,黑车纷纷出没大肆揽客,尤其是周末的夜晚,在此处“捞外快”的黑车更多。

记者等到一辆出租车在天河城落客,敲窗问司机去不去位于员村四横路的红专厂,谁知司机不予理睬,挥挥手,扬长而去。“坐车吗 去哪里 ”不远处,一辆银灰色轿车的司机见状,主动与记者搭话,他听说记者想去红专厂,开口要价50元。而记者了解到,从天河城到红专厂,乘坐出租车仅花费25元左右。黑车车主的“一口价”足足翻了一倍。

新快报cbd记者走访发现,在天河cbd叫出租车确实不易。近日,记者在体育西路逗留观察约1小时,就见到两名市民因苦等出租车无果,不得不步行至他处等车。

高峰期打的难,黑车猖獗高价宰客的现象,不止广州火车南站有,在天河路商圈更是几乎泛滥。近日,新快报cbd记者走访体育西路和岗顶发现,出租车拒载、车少人多的现象时有发生,聚集于此的黑车则趁机高价拉客。特别是夜间,由于夜班公交车较少,有些出租车“挑食”,使黑车更受“欢迎”。

“遇到了又怎样,这么晚,举报也没人管。”记者乘坐的一辆出租车司机说,有的出租车夜里12时左右就提前收车了,在市中心一些人流量大的公交站、地铁站附近,一直有黑车抢客宰客的现象存在。

近日,媒体报道了重庆和济南分别有女大学生搭乘黑车遭遇不测的新闻,黑车运营带来的治安隐患引发关注。而记者日前也目睹过黑车司机与乘客争执的一幕。在晚上11时30分左右,一名背包客在体育西路遇到黑车司机揽客,双方在讨价还价的过程中发生争执,差一点就发生肢体冲突。

正规的出租车服务难以“享受”到,一些有急事要乘车的市民只得帮衬黑车。在体育西路和天河南一路交叉处,一名男子频频向路过的出租车招手,发现车上都有载人,始终未能上路。正当他着急的时候,停在附近的数辆明显不是出租车的小车车主,走过来和他讲价,最后议价不成,该男子只得拖着行李箱离开。

“在这打车很难,你去的地方不好走,(50元)不能再少了。”这名司机自信地说。

■昨天下午6时许,在体育西路和天河路交叉路口,不少黑车将车停在路边等客。 ■制图/廖木兴

下一篇:没有了